廖丹们的出路

41岁的北京人廖丹为了给身患尿毒症的妻子做透析,涉嫌伪造北京医院的收费单据,四年的时间里逃过了17.2万余元的医疗费。在庭审中,检方认为他的行为构成了诈骗罪,建议法庭在三年到十年之间对其量刑。但在网络上,廖丹这个“诈骗犯”却引发了广泛的同情甚至称赞,人们甚至把他称为“北京爷们”。

一个偷逃医药费的人或许不会引起我们的怜悯,但是一位为了救妻而不惜铤而走险触犯法律的丈夫,却揪住了社会的良心。当然,这并不说明中国社会失去了基本的是非判断,而是因为廖丹的举动实在是出于无奈。网上一篇广泛流传的文章《北京爷们廖丹的出路》,就试图为“2007年的廖丹”找到一条不犯法的路,最终得出的结论是,对廖丹来说这样的出路根本不存在。

d95039

食人魔与魔幻犯罪之城迈阿密

这几天,全美国最关注的新闻,莫过于迈阿密的食人魔事件。

事情发生在当地时间上周六下午两点左右。当时有路人在麦克阿瑟公路上看到两名男子赤身裸体扭打在一起,于是立即报警。警察赶到后,发现其中一名男子正在啃咬另一个人的脸,立即鸣枪示警。攻击者听到枪声毫无顾忌,只是咆哮一声,然后就又继续埋下头专心吃人。警察最后只好连开数枪击毙了这个食人魔,但此时他已经吃掉了对方脸上80%的肉,甚至连眼珠都啃了下来。

奥斯卡颁奖典礼上的种族话题

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美国也有一堆头疼的烦心事,比如说种族问题,这绝对是美国最大的政治问题。人人碰到种族话题都避之不及,唯恐触犯雷区,因此往往矫枉过正。比如,说黑人,你必须要用African American, 如果用了black就是种族歧视。如今这样的局面,说来也是在为当年的蓄奴史还债。

去年的奥斯卡,就被媒体和大众炮轰太缺乏多样性。于是今年的奥斯卡,我们就看到了很多的黑人面孔,其中就包括致辞的黑人著名影星摩根·弗里曼和以The Help获得最佳女主角提名的薇奥拉·戴维丝(Viola Davis)。

但是,意想不到的事还是发生了。当同样来自The Help一片的黑人女影星奥克塔维亚·斯宾瑟上台领取最佳女配角奖时,主持人Billy Crystal开了个玩笑。他说:走出剧场之后他真想拥抱自己见到的第一个黑人女性,不过那可能需要从比佛利山庄开车45分钟才能遇到。言下之意,是说在高尚的比佛利山庄地区没有黑人。这句带有强烈种族歧视意味的笑话一出口,立即在推特上被许多人声讨。

marie2_2146525b

战地记者玛丽·卡尔文叙利亚身亡

她叫玛丽·卡尔文(Marie Colvin),55岁,美国人,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记者。11年前她在斯里兰卡采访时被手榴弹炸伤失去左眼,从此以独眼形象行走江湖。今天,在叙利亚的霍姆斯,一支火箭击中她所在的房屋,夺去她的生命。和她一起遇难的,还有法国摄影记者Remi Ochlik。此外,还有一名摄影记者Paul Conroy和一名美国记者受伤。

战地记者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他们总是象战士一样冲锋在炮火之中,上个星期,曾两获普利策奖的纽约时报记者安东尼.萨蒂德(Anthony Shadid),在叙利亚战火中采访时因哮喘发作不幸去世。

dajiangdahai1949

台湾的伤痛

1945年站在高雄港看着此后在台湾人的集体记忆中被定格为“叫化子军”的七十军而无地自容深以为华人而耻的台湾人,如果看到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的盛大烟火,心里会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