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在纽约

奥巴马接受提名演讲,假想敌中国隐隐登场

一个星期以前,在佛罗里达州坦帕,威拉德·米特·罗姆尼(Williard Mitt Romney)接受了共和党对他的提名,正式以候选人的身份参与下一届总统选举。一个星期以后,在距离坦帕正好1000公里的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美国现任总统贝拉克·侯赛因·奥巴马(Barack Hussein Obama)以一场针锋相对的演讲,也正式开始了他竞选美利坚合众国第45任总统的征程。

obama-dnc

一个星期以前,在佛罗里达州坦帕,威拉德·米特·罗姆尼(Williard Mitt Romney)接受了共和党对他的提名,正式以候选人的身份参与下一届总统选举。一个星期以后,在距离坦帕正好1000公里的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美国现任总统贝拉克·侯赛因·奥巴马(Barack Hussein Obama)以一场针锋相对的演讲,也正式开始了他竞选美利坚合众国第45任总统的征程。

与罗姆尼大刀阔斧砍杀的风格不同,今天奥巴马的演讲以守势开局,谨慎回应共和党对他执政四年的指责,大部分时间像是在逐条列举自己上任四年的成绩单,同时在自我表扬中,绵里藏针不动声色地发动对罗姆尼的攻击。和罗姆尼的演讲一样,中国元素也不可避免地穿插在奥巴马的演讲之中。四十分钟的演讲里,奥巴马一共四次提及中国,两次涉及教育,另外两次则涉及美国的外交政策和国际责任。

罗姆尼演讲的主调是三个美国——过去那个世界之巅的美国,奥巴马治下令人失望的美国,以及美国人心目中“想要的”那个美国。而今天奥巴马的演讲主调则是“两个选择,两条道路”,极力强调选民面临的选择不是两个候选人或者两个政党,而是在选择美国未来发展的两条截然不同的道路。

奥巴马试图说服美国民众,选择自己,就是为美国选择了一条正确的发展道路,就是选择打造了世界上最强大经济体和世界上最大中产阶级群体的美国价值观;而罗姆尼能够提供的,无非是共和党在过去三十年里一直开出的疗效不佳的老药方。

从这一点入手,奥巴马开始批评罗姆尼。在一组以“我不相信”开头的排比句里,奥巴马抨击了共和党削减财政预算的做法,并在提到教育经费削减时第一次提到了中国。他说:“我不相信,解雇教师、减少给学生的奖助学金,能够帮助我们与中国培养的科学家和工程师们竞争。”

在这之后,奥巴马开始了一段阐述自己施政主张的长篇大论,并且在教育问题上投入了相当大的篇幅。“任何一个孩子,都不应该仅仅因为教室太拥挤或者学校太陈旧而推迟实现自己的梦想。任何一个家庭,都不应该仅仅因为没有钱而拒绝大学录取通知书。任何一个公司,都不应该仅仅因为在国内找不到技能熟练的工人而去海外招聘。”

有意思的是,在事先准备的演讲稿里,上文的最后一句本来也提及了中国,但在实际的演讲中,奥巴马把“No company should have to look for workers in China”改成了“No company should have to look for workers overseas”。不知道这是奥巴马临时无意识的发挥,还是竞选团队事先做的有意修改。但不管如何,即便是overseas这个词也毫无疑问已经把中国包括在了里面。

在教育问题之后,奥巴马开始转向了另外一个他所擅长、而罗姆尼团队完全没有经验的领域——外交。他再次罗列自己上任四年以来所取得的成绩,并在其中第三次提到了中国——“四年以前,我承诺要结束伊拉克战争。我们做到了。我承诺要重新聚焦在9/11对我们发动攻击的恐怖分子。我们已经这样做了。我们还在阿富汗打击了塔利班的气焰,在2014年,我们最长的一场战争就要结束了。在纽约的天际线上,一座新的大楼即将崛起,基地组织即将被挫败,而奥萨马·本·拉登(Osama bin Laden)已经死了。在全球范围内,我们加强了与旧有盟友的合作,也结成了新的同盟来阻止核武器的扩散。我们在太平洋对岸重新宣示了我们的力量,代表我们的工人与中国展开竞争。从缅甸到利比亚到苏丹,我们促进了所有人的权利与尊严——男人与女人,基督徒,穆斯林与犹太人。”

在罗列了自己的成绩之后,奥巴马再次把演讲引入了从一开始就设置好的“两个选择,两条道路”的框架,提醒选民自己的对手毫无外交经验,选择他们意味着选择无尽的外交挫败。他逐条列举罗姆尼阵营所犯的种种错误,包括把俄罗斯当成美国的头号敌人以及把结束伊拉克战争称为“悲剧”。

在不久前的伦敦奥运会期间,罗姆尼访问了英国,并与英国首相戴维·卡梅伦(David Cameron)打了一场嘴仗,在英美之间掀起了一场小小的外交风波。在用这件事揶揄罗姆尼的时候,奥巴马第四次提到了中国。他说:“如果你不能在参加奥运会的时候不侮辱我们最亲密的盟友,那你也没法子和北京展开外交。”

罗姆尼和奥巴马的两次演讲,加起来一共六次提及中国,而这最后一次最值得玩味。这里的“最亲密的盟友”指的当然是英国,而“北京”,则是英文媒体在报道外交事务时常见的用首都代替国家的手法。

与“盟友”相对的自然是敌人和对手,中国作为一个对手的身份隐隐登场了。毫无疑问,在今后几个月,这个敌人的形象,将被罗姆尼和奥巴马两个人以及他们背后的两个阵营,在他们认为需要的时候,按照他们的需要,塑造、刻画、描绘、渲染得逐渐明晰。

7 comments Show discussion Hide discussion

Add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