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在纽约

奥斯卡颁奖典礼上的种族话题

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美国也有一堆头疼的烦心事,比如说种族问题,这绝对是美国最大的政治问题。人人碰到种族话题都避之不及,唯恐触犯雷区,因此往往矫枉过正。比如,说黑人,你必须要用African American, 如果用了black就是种族歧视。如今这样的局面,说来也是在为当年的蓄奴史还债。

去年的奥斯卡,就被媒体和大众炮轰太缺乏多样性。于是今年的奥斯卡,我们就看到了很多的黑人面孔,其中就包括致辞的黑人著名影星摩根·弗里曼和以The Help获得最佳女主角提名的薇奥拉·戴维丝(Viola Davis)。

但是,意想不到的事还是发生了。当同样来自The Help一片的黑人女影星奥克塔维亚·斯宾瑟上台领取最佳女配角奖时,主持人Billy Crystal开了个玩笑。他说:走出剧场之后他真想拥抱自己见到的第一个黑人女性,不过那可能需要从比佛利山庄开车45分钟才能遇到。言下之意,是说在高尚的比佛利山庄地区没有黑人。这句带有强烈种族歧视意味的笑话一出口,立即在推特上被许多人声讨。

natalie-portman-thanks-camera-operators-in-best-actress-oscar-speech

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美国也有一堆头疼的烦心事,比如说种族问题,这绝对是美国最大的政治问题。人人碰到种族话题都避之不及,唯恐触犯雷区,因此往往矫枉过正。比如,说黑人,你必须要用African American, 如果用了black就是种族歧视。如今这样的局面,说来也是在为当年的蓄奴史还债。

去年的奥斯卡,就被媒体和大众炮轰太缺乏多样性。于是今年的奥斯卡,我们就看到了很多的黑人面孔,其中就包括致辞的黑人著名影星摩根·弗里曼和以The Help获得最佳女主角提名的薇奥拉·戴维丝(Viola Davis)。

但是,意想不到的事还是发生了。当同样来自The Help一片的黑人女影星奥克塔维亚·斯宾瑟上台领取最佳女配角奖时,主持人Billy Crystal开了个玩笑。他说:走出剧场之后他真想拥抱自己见到的第一个黑人女性,不过那可能需要从比佛利山庄开车45分钟才能遇到。言下之意,是说在高尚的比佛利山庄地区没有黑人。这句带有强烈种族歧视意味的笑话一出口,立即在推特上被许多人声讨。

接下来,上台颁发最佳动画电影的黑人演员克里斯·洛克开始吐槽。他在谈到自己为《马达加斯加》配音时说:“一个胖女人可以给瘦公主配音,一个弱不禁风的人可以给角斗士配音,一个白人演员可以给阿拉伯王子配音,但如果是黑人,就只能给驴或者斑马配音,不可能给白人配音。”

颁发最佳男主角奖的著名影星娜塔莉·波特曼的发言也受到了不少非议。她在介绍以《更好的人生》获最佳男主角提名的墨西哥男星戴米安·贝契尔(Demian Bichir)时说,感谢他在电影中塑造的非法移民角色Carlos Galindo,“让我们去正视一个以前没有人敢让我们去正视的人(made us face a very true portrait of a human being no one had ever dared us to consider before)。”

她的另一句话,“你给了那些没有发出声音的人说话的机会(You gave a voice to the voiceless)”,也让敏感的人感到不舒服。因为“非法移民并不是没有发出过声音,只是从来没有人去倾听他们罢了。”

值得庆幸的是,在说非法移民的时候,娜塔莉·波特曼没有用illegal immigrant这个明显政治不正确的词(很多人认为不应该把偷渡到美国黑下来的人称为非法),而是用了undocumented worker(未登记在案的工人)这个有点拗口但绝对政治正确的词。

这个词一说出口,推特上马上赞誉一片。我的斯里兰卡裔女同学,几乎是立即发了一条推:

Thanks for saying “undocumented immigrant,” Natalie Portman.

0 comments Show discussion Hide discussion

Add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