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在纽约

战地记者玛丽·卡尔文叙利亚身亡

她叫玛丽·卡尔文(Marie Colvin),55岁,美国人,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记者。11年前她在斯里兰卡采访时被手榴弹炸伤失去左眼,从此以独眼形象行走江湖。今天,在叙利亚的霍姆斯,一支火箭击中她所在的房屋,夺去她的生命。和她一起遇难的,还有法国摄影记者Remi Ochlik。此外,还有一名摄影记者Paul Conroy和一名美国记者受伤。

战地记者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他们总是象战士一样冲锋在炮火之中,上个星期,曾两获普利策奖的纽约时报记者安东尼.萨蒂德(Anthony Shadid),在叙利亚战火中采访时因哮喘发作不幸去世。

marie2_2146525b

她叫玛丽·卡尔文(Marie Colvin),55岁,美国人,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记者。11年前她在斯里兰卡采访时被手榴弹炸伤失去左眼,从此以独眼形象行走江湖。今天,在叙利亚的霍姆斯,一支火箭击中她所在的房屋,夺去她的生命。和她一起遇难的,还有法国摄影记者Remi Ochlik。此外,还有一名摄影记者Paul Conroy和一名美国记者受伤。

战地记者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业,他们总是象战士一样冲锋在炮火之中,上个星期,曾两获普利策奖的纽约时报记者安东尼.萨蒂德(Anthony Shadid),在叙利亚战火中采访时因哮喘发作不幸去世。

玛丽·卡尔文的偶像是移居英国的美国战地记者Martha Gelhorn。而她自己也已经被传媒大亨默多克称为“这一代人最杰出的国际新闻记者之一”。

她的足迹几乎遍布这个世界上所有战火纷飞的地方————从巴尔干到坎大哈,从巴勒斯坦到伊拉克,还有最近的中东阿拉伯之春。去年,卡扎菲破例允许记者到利比亚采访,玛丽·卡尔文是首批到达的黎波里的外国记者,并且在平面媒体中第一个专访到了卡扎菲。上周,当她的同事们还在讨论是否有可能到霍姆斯采访时,卡尔文就已经到达了那里。

在遇难当天发回的最后一篇报道中,她说:“叙利亚霍姆斯城里2万8千名平民,男人,妇女和孩子在炮火中绝望地寻求避难所,这是我见过的最惨的景象。”

两年前,她曾经在一个纪念因公殉职记者的活动上说:“弹坑。烧毁的房屋。残缺的尸体。为孩子和丈夫哭泣的妇女。为妻子,母亲,孩子哭泣的男人。我们的使命就是精确地、不带偏见地报道这些恐惧。我们经常不得不问自己,花这样的代价去报道到底值不值得。什么是勇敢?什么又是愚勇?报道战事的记者,承担着沉重的责任,又面临着艰难的选择。”

5 comments Show discussion Hide discussion

Add a comment